笔名记趣
作者:-
 

笔名记趣

徐向林

 

长期写稿子的,免不了要用上一两个笔名。我的第一个笔名要追溯到中学时代,当时知道了大文豪鲁迅不姓鲁,而是周树人的笔名,巴金自然也不姓巴,他的大名叫李尧棠,字芾甘。那时,喜欢舞文弄墨的我也不管文章写得好不好,就先想着给自己取一个笔名。

取什么笔名呢?翻遍了《新华词典》,穷尽了所能看到的书刊,但总没想出一个好的笔名。其时正值春暖花开,东风轻轻柔柔的,催了一树一树的花开,白的、红的、紫的……,风中的我灵感顿悟,遂给自己取了个“清风”的笔名,清新之气、东方风来,欲驭笔催生笔底花之意也!不想出了校门,这一笔名就再也没有用过。

我见报的第一个笔名是“霜凌”,这是我名字的近似音,自我感觉大气厚重,这个笔名用了10多年,现在还时常用起。这两个笔名都是我自己取的,不过后来写稿时,编辑们却帮我取了不少笔名,细数起来竟有20多个,有些笔名,颇有生趣。

七八年前,我在一本纪实大刊上发稿很猛,编辑就建议我换些笔名发稿,以免惹得别人嫉妒,我听从了她的建议,并请她帮助起笔名。她很直接,因我居住的地方濒临黄海,于是乎就给我起了一系列“海”字辈的笔名,如:江海、海浪、黄海浪等。最绝的是有一本青春刊物发了我一个言情小说,编辑干而脆之地给我起名——浪花一朵朵。

有些笔名一看就不像正儿巴经的名字,于是乎又有编辑在发稿时给我取上了林相的笔名,这是我名字的倒置,不过看上去倒像一个正宗的人名。最近,在某著名纪实大刊上,我所发的两个稿子分别署上了林霜、林海的笔名,前一个是编辑记错了我所说的“霜凌”的笔名,搞反了,后一个则是她随意取的,寓有临海之意。林相、林霜、林海等笔名又给我组成了“林”字辈的笔名。

在我的笔名中还有带“阿”的,如阿蒗、阿余,阿哥阿妹是一些地方的特有口语,这两个笔名听起来倒是格外亲切。前不久,南方一家纪实大刊在同一期上用了我三篇稿子,自然要另取笔名了。于是我请编辑自作主张,杂志出来后,我一看名字,哑然失笑,其中的一个笔名叫“榴莲飘飘”,另一个叫“浪莎”。两个笔名都有女人味。

“榴莲飘飘”也就罢了,我问编辑为何把袜子的商标用作我的笔名,编辑答:“我穿的这双袜子经常掉线,用它们的商标作笔名,也算出了心里一口恶气!”这个理由差点把我笑翻了。

不过安徽一家刊物给我取的笔名我至今没搞懂,这个见刊笔名叫“子林”,该稿编辑编完此稿后就辞职了,手机也换了号,看来得成“谜案”了,得,自己揣磨吧。

今后还不知道会有多少笔名“诞生”,但作为作品的一个基本符号,有多少都得接受。海纳百川,我则是笑纳百名,每一个笔名都是我从文生涯中的一件轶事,也算是大海上腾起的一朵朵小小的浪花吧!

 
上传时间:2015-08-07 09:13:44   【浏览:】 【评论:】  【关闭

网友评论列表: 发表评论

评论者: *
内 容: *
验证码:   *
徐向林文稿网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