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稿费的几个随想片断
作者:-
 

关于稿费的几个随想片断

 

过去文人相遇,大多说些“又看到你大作了”,亦或是“最近又发表了哪些大作?”很羞于问稿费的事。似乎文人就跟钱过不去,一提到钱,就显得庸俗了,就显得不高雅了。其实,大多文人屁股一转,头脑中就在飞速盘算:XX发了XX篇稿子,按每篇XX元算,该有XXXX元了。

我对于稿费的看法,觉得是“鱼”和“水”的关系。作品是“鱼”,没有稿费“水”的滋润,“鱼”也养不活,如果有了优质“水源”。我估计也能养殖出优质的“大鱼”来。一篇作品从孕育到成熟,先前是用笔写,现在是用键盘敲,脑细胞损伤无数,若写出的作品,没钱赚,肯定是没激情写的。

我曾把写稿的人划分为三类:第一类是为了工作而写的,在其位,谋其责,尽其职,不写就是失职失责,兴许饭碗不保。这一类人以新闻单位的从业人员、各企事业单位的专职宣传人员为主,秘书似乎也可以划入这一类;第二类就是为了兴趣而写的,这类作者几乎有着稳定的收入,不用为稻粮谋,兴之所至,写些心情文字,大多喜欢写博客的博主当属于此。当然,其中也有专为文字而生的,但那是极少数,不说他们也罢;第三类就是为稿费而写的,写作目标很明确,就是赚稿费,哪里稿费高就往哪儿投,白鸽子专往亮处飞。

我曾想过,我写文字属于这三类人中的哪一类人呢?说第一类嘛,有点像,因为我在企业、党政机关都做过专职的报道员,后来进入媒体依然靠笔杆子保饭碗;说第二类嘛,也像,我也写过不少心情方面的文字,也动笔写过一些不为发表只为自己和友人分享的文字,比如这篇随想,大致如是;第三类人嘛,我看我现在是最像的了。

谈起赚稿费,要始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,那时时兴一种“大特写”的稿子,我写过不少,也得过当时较为丰厚的稿费。我记得那时我拿到手的工资只有二百多元,但正常每月的稿费收入总能过千元。记得我有一篇“大特写”,海投出去后,稿费单纷至沓来,光这一篇就有两三千的稿费进帐。

互联网的发展直接扑杀了“大特写”,也剿灭了“一稿多投”的现象。不过,当时“大特写”是以共性问题为主,现在以“大特写”为基础之一演变过来的“纪实特稿”更倾向于关注个体的命运悲欢。从本世纪之初,我依然延续着“纪实特稿”的路子发展。这里面还有一个插曲,我在90年代后半期曾经办过一个小厂,过中的曲折不必赘述,总之到200012月份收手时,投入的本钱亏得一干二净,还倒欠了20多万元的债务。那时的20多万相当于什么呢?按照当时我们这个小城的房价,这笔钱可以买三套房子,如果折换成现在的钱计算,付一套房子首付也不够。我没事的时候换算了一下,亏掉的钱相当于我写这篇文章时的120150万吧。

办厂时,我24岁时,收手时我27岁。一无所有地出来,我不知道明天该往哪儿走。好在我及时地“洗脚上岸”,弃了商从了文。这些年,曾有很多很多全国各地的朋友问我的稿费收入如何。我都不想说,说多了,别人不信,引起别人的眼红,说少了,让别人暗自嘲笑,还是不说为好。

今天为什么写这个关于稿费的随想,缘于前一段时间《中国青年报》上所发表的一篇有关稿费的文章,大意是说中国现行的稿费几十年没变,与发达国家比较,稿费过低。这篇文章引起了我的一些感触,于是就信手涂鸦,天上地下地瞎侃一回。

既然说到稿费,似乎不亮亮“家底”没有说服力。我只能说这十年的稿费帮我干成了三件大事,第一件是还清了欠债,第二件是买了房和车,第三件是让我过上了不为钱所发愁的生活。可能有些朋友还会暗中揣度,帮我在算帐。得了,省得你们费脑筋了,我再透露一些吧。国内纪实写得最好作者一年最多的稿费收入接近50万(含获奖),我不是最好的,但我也不是最差的,呵呵,至少每年纪实报刊的笔会都有我。我和一些纪实作者开笔会时也经常聊稿费的话题,我们框了一个数,国内搞纪实年稿费收入在1825万之间,大概也就二三十个纪实作者(这是指持之以恒的,不是忽上忽下的)。有人猜测我的稿费,说:“你今年肯定有三十万了。”我说我没达到,单纯指稿费我从来没达到这么高的数字,但我相信随着经济的发展,稿费的上凋,我相信会达到,也许今年,也许明年,也许N年后。

很多人特别是“文学圈”的人说纪实不靠谱,胡编乱造的多。这是对纪实的一种误解,就以《知音》、《家庭》、《华西都市报》为例,他们都有严格的审查机制,编务部、法务部轮番上阵,其认真态度不亚于征兵政审。当然也会有漏网之鱼,但那些投机取巧者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,这正应了一句“出来混,迟早是要还的”。

一个作者的精力是有限的,绝不是超人,我更不是。既然没那么多精力去写稿子,我就给自己定下了“接稿原则”,凡纪实,低于两千一篇的不写,凡市场化的作品,没千字千元的不写。集中精力赚银子,我只能这样集中了,把我有限的精力,投放到无限的赚稿费事业之中去。

除了稿费这一块,我觉得想赚钱的文人还可以尝试走一条路,那就是商务撰稿,我尝试过,尝到了甜头。商务撰稿所得的劳务费好像既算稿费,但又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稿费。但兄弟,你别乱想了,你写了稿子,换了银子,得了票子,管他谁给你的钱呢。反正没偷来没抢来没骗来。你就心安理得地去花吧。

 霜凌

 

 

 
上传时间:2011-10-06 21:01:14   【浏览:】 【评论:】  【关闭

网友评论列表: 发表评论

评论者: *
内 容: *
验证码:   *
徐向林文稿网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