欲望红颜之商海姐妹花(下集)
作者:-

 

陈勇怎么会这么快就落网了呢?原来,陈勇诈骗了钱后,他并没有立即离开清江市,他认为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,并且,他在清江市还有一个情妇,于是就大着胆子留在清江市,昼伏夜出,没想到马失前蹄,被一辆车追尾撞上了,而且车主还认出了他就是陈勇,情急之下,他拿出车子里的一把扳手,对着受了轻伤的刘伟就是一阵猛砸,直到他昏倒过去,他才慌乱地驾车离开。

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,欧阳倩听了警察的解释后还是迷惑不解。

刘伟发生车祸后,丁晓蕾也在第一时间得知了消息,她也赶到医院来探视,这两个女人再一次相遇了。欧阳倩想回避,丁晓蕾却叫住了她:“欧阳,别一见我就走啊,刘伟这都是为了你啊。”

“只不过碰巧而已。”欧阳倩不想再度陷入这情感的纷争之中,她故意淡淡地说。

“不,绝对不是碰巧。”丁晓蕾叫了起来,“你知道吗,你被陈勇骗了以后,刘伟心急如焚,他知道你不会接受她的资助,但你又度不过这道难关,正好他手下有一个人认识陈勇的那个情妇,得知陈勇还在清江市,为了眼见为实,他那天跟你在托馥咖啡分手后,就赶到陈勇情妇的小区守候,果然看到了陈勇的轿车乘着夜色从小区开了出来,然后他就紧追不舍,结果就发生了这样的事。”

原来是这样,一切的细节都链接起来了,但欧阳倩头脑里还有一个问号,丁晓蕾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呢?

“刘伟在追陈勇时,他曾给我打过电话,说万一出了意外,让我把实情告诉你,如果他能亲手抓到陈勇,他肯定先移交到公安局,你也会被蒙在鼓里的。”

“刘伟既然能打电话给你,他怎么不报警呢?”欧阳倩问。

“他确实是想打电话报警的,但当时陈勇已经到了城东区,那里道路错综复杂,怕陈勇听到警笛声后会逃窜出去,永远离开清江,再抓他就难上加难了,他这是怕打草惊蛇啊。”

明白这一切后,欧阳倩的泪水潸然而下,她贴在重症监护室门外的玻璃上,朝里看,刘伟身上插满了导管,她的肩头一耸一耸的,样子极为痛苦。丁晓蕾思忖片刻,向医生打听了刘伟已脱离生命危险后,她悄然离开了医院。

幸好,陈勇骗来的100万并没有花掉,给了情妇10万后,把另90万用一张假身份证全存了起来,追缴工作进行得很顺利,100万全部完璧归赵了!

欧阳倩又从上海请来了权威专家,对刘伟进行了全面会诊,经过精心治疗,他的伤势得到了控制,并很快好转。一个星期后,刘伟就能下床行动了。那段时间,欧阳倩几乎天天守在病床边照顾刘伟。

82日,刘伟出院了。那一天,欧阳倩的多伦公司也在一阵鞭炮声中开张了,选择这一天开业,欧阳倩是精心安排的。刘伟作为特邀嘉宾,出席了开业仪式。

开业庆典上,欧阳倩动情地说:“今天,算作我下海以来的第二次开业,就让我们一切从头再来吧。”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,欧阳倩搜寻的目光落到了刘伟身上,目光相接,从中都明白了彼此的意义:他们的爱情也将从头再来了!

丁晓蕾也出席了多伦公司的开业仪式,她刻意与刘伟保持着一定的距离,甚至刘伟主动与她打招呼时,她也故意装作没听到。开业庆典一结束,丁晓蕾就要走,欧阳倩与她握手分别,丁晓蕾带着职业化的淡淡笑容说:“欧阳,从今天开始,我们的过往情帐一笔勾销了,我们就是生意上的竞争对手,你等着吧,在生意上我不会输给你的,如果有可能,我还要吞并你们多伦公司!”

欧阳倩从丁晓蕾的握手的力度上,分明感觉到她的暗中较劲。她笑着回敬:“商海是无情的,好,我接招就是了,我们还指不定谁吞并谁呢!”

欧阳倩的确是经商的一把好手,她不光承接固定的订单,她还高薪请来技术人员,对出口服装的款式进行设计与改进,凭借款式优势,她接到了不少国外订单,当然美国RM公司仍是她最重要的一个客户。

但意外还是出现了,多伦公司开发出一款“秋之韵”的时装款式,赢得了德国埃德森公司的叫好,他们打算签下50万欧元的订货合同。但合同签订前的一天,埃德森公司却宣布要取消这份订单,原因是多伦公司推出的款式,绿岛公司也推出了同样的款式,而且报价比多伦公司低了10%

这怎么可能呢?欧阳倩惊诧莫名,他们的设计人员都是忠心耿耿的,图纸设计好后,全部交给她锁进了保险箱,怎么会传到绿岛公司呢?!

22

多伦公司的怪事不断发生,不光屡屡发生设计图纸外泄,就是商务机密也经常外泄。有一次,多伦公司与英国的一家公司商务对接,好不容易把价格拍板下来,准备签订商务合同,但在签合同的前一天,英国这家公司却取消了合同,改与绿岛公司签了合同。

公司一定有绿岛公司的卧底!欧阳倩想到这一层时,她浑身冒出冷汗,丁晓蕾也太卑鄙了吧,她想与丁晓蕾理论一番,但一想到自己并没有掌握证据,丁晓蕾届时只需一句话就能把她呛住。她只能从暗中排查这个“内鬼”下手。

欧阳倩首先把怀疑的目光盯向了几名设计人员,这几人都是服装学院刚毕业的女大学生,看上去都十分单纯,要不是商务机密外泄,欧阳倩是绝对信任她们的。

一天,欧阳倩布置几名设计人员同时设计一款服饰。以往,她都是让几名设计人员共同设计,集思广益,用她的话说就是:三个臭皮匠,气死诸葛亮。她们也没有让她失望,设计出的款式除了少部分要根据客户的需要进行微调外,基本上都是一次性通过。

这次,她把出口欧洲的款式分给几个人独立完成,并且特地召集她们开会,要求她们的设计样式不能互相打听,设计图纸交上来后,客户选中哪一款,那么这一款的设计人就能拿到一万元的奖励。她想,这样一来,即使其中有一个是“内鬼”,可她也搞不清究竟哪一图纸能中标,而且她也不可能得到所有的设计图样,图纸就不会外泄了。

但欧阳倩的如意算盘还是打错了,就在她秘密选定的图样与外商谈判时,那名客商却掏出了绿岛公司的相同的图样,如此一来,欧阳倩谈判的“筹码”没了,尽管签了合同,但供货价被对方压得很低。

“内鬼”还是没有出现,欧阳倩心如油煎,她在办公室坐立不安,她打开了电脑,上了一会儿网。欧阳倩是个业余围棋高手,空闲时,她经常上网下围棋。这一次,她与一个对手下围棋时,对方明明被她压制住的一块棋,竟然被对方绝处逢生,做出了两只活眼,而她下到最后,才发现,她的一条“大龙”竟然有一只眼是假眼,眼睁睁地看着“大龙”被屠。欧阳倩落败了,但她脑袋里却灵光一闪,她想出了一条引出“内鬼”的妙计。

第二天,欧阳倩召开紧急会议,议题是阿拉伯某国要订购一批阿拉伯大袍,阿拉伯大袍看似简单,但对方却要求做出新意,因此,她开会来布署这项工作。按照旧例,设计的任务仍然落到了设计部,图样很快出来了。欧阳倩看了很满意,把图样锁进了保险柜。

几天后,阿拉伯客商穆罕默德来厂里看图样,他告诉欧阳倩,他来这里考察之前,他也接到了绿岛公司的邀请电话,欧阳倩对此一点也不奇怪,她拿出图样给穆罕默德看了后,他很满意,但在定价上双方你来我往,欧阳倩一点也不肯相让。穆罕默德使出了“杀手锏”,他对欧阳倩说:“你们的报价也太高了,又不是你们一家做,我到绿岛公司去考察一下,听说他们也拿出了图样。”

欧阳倩笑意吟吟地说:“穆罕默德先生,请便吧,我觉得你还会再来找我的。”

欧阳倩的预感不错,一个小时后,穆罕默德真的再次来到多伦公司,而且他脸有瘟色。欧阳倩笑着问:“怎么着,没订合同吧?”

穆罕默德气咻咻地说:“绿岛公司也太不尊重我们阿拉伯人的习惯了,我们的袍子是女袍居多,他们竟然没有设计蒙巾。”原来,阿拉伯国家的女人都不能抛头露面的,外出都要把脸部遮掩得严严实实。在设计图样时,欧阳倩考虑到了这一点,但她把图样收起来时,故意把头巾的图样放在包里带回家了,结果那个没有头巾的图样流落到绿岛公司手中。

欧阳倩心里暗道:丁晓蕾呀丁晓蕾,这叫魔高一尺,道高一丈。

通过这件事,欧阳倩已经知道“内鬼”是谁了——许莹!

许莹是丁晓蕾招进公司的商务助理,当欧阳倩把她叫进办公室问话时,面对欧阳倩的单刀直入,许莹却一口否认,她眼泪汪汪地说:“董事长,你说我是商业卧底,你有证据么?”

欧阳倩冷冷地盯着许莹,笑了几声:“没有证据?没有证据我能揭穿你?!”

23

面对许莹的质问,欧阳倩不慌不忙地推理道:“刚开始,我的确怀疑设计图纸的外泄是几名设计人员有卧底,这一次,她们的设计图纸交上来后,我故意藏了一张头巾的图样,结果传到丁晓蕾那儿去的就是这套少了一张图样的图纸,这就足以证明,卧底绝不在设计人员中,徜若在她们中间,丁晓蕾收到的肯定是有头巾图样的完整图纸的。”

“她们排除了,但也不足以证明我就是卧底啊。”许莹直勾勾地看着欧阳倩。

欧阳倩像福尔摩斯一样,继续推理道:“确实,我并不知道谁是卧底,我就做了两手准备,如是丁晓蕾收到完整图样,那卧底就在几名设计人员,可如果丁晓蕾收的不是完整图样,那么卧底就是有机会得到我保险箱密码的人,我仔细回想了一下,公司这么多人,只有你得知了我的密码,你还记得吗,几个月前,我带你到驿都大酒店洽谈生意,当时我忘带一份资料,而那份资料就锁在密码箱里,我走不开,就将密码告诉了你,让你回来取。我一直信任你,后来也没有改密码,但你却辜负了我的信任,太令我失望了。”

“不,卧底真的不是我!”许莹还在叫屈,但她的口气已明显软了下来,眼神也变得异常慌乱,种种迹像表明,这个“内鬼”就是许莹。

欧阳倩猛地一拍桌子站起了身子:“许莹,到了这种时候,你还抵赖,要不要我放一段录像给你看,实话告诉你,我怀疑上你后,我就在办公室装了摄像头。”

许莹听到这话,呆若木鸡,她突然跪倒在欧阳倩面前:“董事长,我糊涂啊,我的确是卧底,我母亲生病住院,急需要大笔的钱,我就……接受了丁晓蕾开出的条件,每供给她一份图样,她就给我一万元……”

“为了这一万元,你就把我们公司卖了?你知道公司损失多少吗?这段时间,损失的订单至少在两千万以上,利税损失至少有二百多万!”

许莹哭得更凶了,欧阳倩看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,心里也怜悯起来,把她扶起来说:“你还年轻,我给你一个机会吧,只要你知错就改,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,你母亲的事我也听说了,前段时间,我还到医院帮你母亲交了两万元的医疗费,她马上就能出院了。”

“啊?!那个捐款不留名的人就是董事长您?”许莹狠狠地抽了自己几个耳光,她咬着牙说:“董事长,我对不起您,我会给您一个满意答案的!”

欧阳倩最终给了许莹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,她既没有声张,也没有降许莹的职,许莹感恩戴德,为了报答欧阳倩,她悄悄地实施着一个计划——

几天后,刘伟来到了多伦公司,一见面,他就劈头盖脸地对说欧阳倩说:“想不到你的心比蛇蝎还毒,丁晓蕾不过是抢了你的订单,可并没有真正伤害你,你却让你的部下故意传递假情报给丁晓蕾,结果生产出来的样品一件都不符合进货商的要求,产品严重压库,损失一千多万啊!”

欧阳倩心里一惊,但她看不惯刘伟向着丁晓蕾,她反击道:“刘伟,你不要跑到我面前指手划脚,你帮过我,我感激你,可我并不会把你当菩萨那样供着,我凭什么事事都听你的,丁晓蕾她偷了我的图纸,让我损失了不少订单,这次她这是自找其害,与我何干?!”

刘伟张口结舌,他连说了几个你、你、你……,终是说不出话来,狠狠地跺跺脚走了。

刘伟前脚刚走,欧阳倩后脚就把许莹叫到办公室。许莹一进门就面露喜色,表功地说:“董事长,我帮你报仇了,我故意搞了一份假图样给丁晓蕾,没想到她就生产出来了,损失不小呢,听说丁晓蕾都快崩溃得跳楼了。”

“你给我住口!”欧阳倩脸上暴出了青筋,“丁晓蕾是用不光彩的手段来套取图样,可她奸诈,我们不能奸诈,你没听说过一句老话: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。你帮我报仇?!这就是报仇么?我要是想报仇也一定赢在明处,赢得光光彩彩……”

许莹彻底焉了,她满怀委屈,真搞不懂,这对争得你死我活的冤家,欧阳倩怎么会对丁晓蕾手下留情呢?!

24

欧阳倩不能原谅许莹,她开除了许莹。许莹很不理解,她出卖公司时,欧阳倩没有开除她,而她报复了一下丁晓蕾后,为啥要开除她呢?

欧阳倩好似明白许莹的想法,她叹了口气说:“小许,我第一次原谅你,是因为你有特殊原因,一方面是被你的孝母之情所感动,另一方面,这也是你第一回走上歧路,所以我得给你一次机会;但第二次,我绝不能原谅了,虽然你毁的是丁晓蕾,但与毁我何异?!所以你应该永远记住这个教训,还是那句老话,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啊。”

绿岛公司真的陷入了重重危机,因服装压库,资金周转失灵,丁晓蕾焦头烂额。欧阳倩去探望丁晓蕾时,却被她轰了出来,面容憔悴的她一看到欧阳倩就暴跳如雷:“我不要你猫哭耗子假慈悲,我也不要你的相助,大不了我把厂卖了来还债!”

丁晓蕾还真的在《清江日报》上刊出了资产拍卖公告。欧阳倩看到公告后,心里很凉,作为一名闯海的女人,她已经完全明白了商海的凶险,绿岛公司凝聚着丁晓蕾那么多心血,如今说卖就卖,她完全能理解丁晓蕾的心境。

欧阳倩找来设计人员,就绿岛公司的服装进行了研究,她们认真分析后说:“这批服装是彷照欧洲人做的,但用料和款式都不符合欧洲人的要求,肯定出口不了,没人会要这批货的。”

“这我知道,我也问过多位与我们合作过的外商,他们全部摇头,我估计丁晓蕾也吃过不少闭门羹。出口无门,那么能不能在转为内销上下些功夫呢?”

“那也不行啊,欧洲人人高马大,尺码都很大,这些服装在国内肯定卖不动的。”

“如果重新设计改一下呢?”欧阳倩还是不死心,其实她心里也明白,她能想到的这些办法,丁晓蕾一定也想到了,如果有一线希望与生机,丁晓蕾也不会走出卖厂这一步的。

一次,美国RM公司的商务代表来工厂视察,洽谈一份合同,谈及绿岛公司的困境,瑞恩也是一阵嗟叹。这时,欧阳倩突然想了一个点子,她对瑞恩道:“瑞恩先生,你们这次订购的是女式晚礼服,而绿岛公司生产的是男式晚礼服,你看能不能这样,实行‘1+1’搭配销售,即只要花女士晚礼服的钱,再加10美元,就赠送一套男士晚礼服,虽然用料不符合要求,但价格便宜,我估计还是能有市场的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卖晚礼服的‘情侣装’,这可是第一次听说,但男士服饰的成本不止10美元啊,至少在20美元左右呢。”瑞恩显然很感兴趣。

欧阳倩想了想,下定决心说:“我这些女士晚礼服,每件的毛利润有10美元,就作为贴补吧。”

瑞恩吃惊地惊地瞪着欧阳倩,他与很多东方人打过交道,可从来没见过欧阳倩这样做生意的。欧阳倩说:“我知道你不理解,但怎么说呢,你对中国文化那么了解,我想有一部很火的电视剧《乔家大院》你一定看过吧。”

瑞恩点头,他突然明白了,赞许地说:“你就是那个诚信为天的乔致庸!”

“不,瑞恩先生,你的比喻还不完全恰当,我不是封建王朝的那个晋商乔致庸,我是中国新一代的女商人,或者说是有着女性精神的商人。”瑞恩显然不能一下子消化欧阳倩的话中含义,直到她走了许久,他仍在苦苦冥思。

与瑞恩谈妥当后,欧阳倩找来了刘伟,如此这般地对他一说,刘伟说:“行,就照你的办。”

丁晓蕾遭遇危机时,刘伟也想来扶持她一把,无奈他的钱全投入了“世纪花苑”工程,还倒欠了银行不少贷款,拿不出钱来支持。听了欧阳倩的计划后,他立即带着一个上海客人找到丁晓蕾,要求以20美元的成本价全部吃下这批价值200多万美元的货物。

这简直就是一根救命稻草,她盘算了一下,20美元正好够基本的成本价,每件倒贴1美元左右,如果全卖出去也就亏个百八十万人民币,这个窟窿还是好补的,绿岛公司的家底子补这个亏损小菜一碟。丁晓蕾随即就答应了。

按照欧阳倩的规划,货拉到了清江港,与多伦公司的货同时装上集装箱。其实按照订立的合同,欧阳倩算的只是毛成本,她这趟货走下来,也是损失几十万,但为了丁晓蕾的东山再起,她觉得值!

她帮了丁小蕾的大忙,丁晓蕾却恩将仇报,缓过神来后就给了欧阳倩当胸一拳。

25

这天上午,多伦公司来了一群身着税务制服的不速之客。打头的一位是国税城南分局的李局长,他与欧阳倩有过几面之缘,算作熟人。对于李局长的来访,欧阳倩热情相待,李局长也不客气,他大大咧咧地往沙发里一坐,朝身后的几个税官一使眼色,他们心领神会,立即进驻会计室,这架式明显是来者不善嘛。

欧阳倩莫名惊诧地问:“李局,你这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。”

李局长打着哈哈:“我们这也是例行公事嘛,请予以理解。”

“噢,李局是听到我们公司有偷税漏税的风声?”欧阳倩问完后才觉得这句显得有些多余,因为李局长已经不答理她的话,兀自抽着烟。欧阳倩在审计局干过,明白查案的一套流程,自然清楚李局长此举其实是隔山打牛,他在牵制着她,以方便他手下的那帮税官查案。

半个小时后,几位税官陆续走进了欧阳倩的办公室,他们扫了欧阳倩一眼后,欧阳倩故意不看他们,一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的姿态。那向名税官跑到李局长身边耳语了几句,李局长的脸色渐渐和缓起来,等最后一名税官耳语后,他摁掉烟头,哈哈笑着站起身来说:“欧阳,一场误会啊,你不光没骗出口退税,反而多纳了几万元的税款,真是诚实守信的纳税模范,我们回去可要进行通报表扬的噢。”

欧阳倩却不依不饶了,她转动着大班椅,不冷不热地说:“李局,你们搞税务稽查我们欢迎,可也得通知一下呀,万一我办公室有重要客商在谈生意,你们贸然闯进来,还不把客商给吓走呀。”

李局长能理解欧阳倩的心情,凭心而论,他对欧阳的印像很不错,但根据稽查纪律,有些突击性稽查是不能通知企业的,否则企业提前做好应对的假帐,查起来的难度更大了。他想了想说:“欧阳,根据我们的稽查纪律,我们是不应该向你透露内幕消息的,但我们冲着你来,也绝不是我们的心血来潮啊,好了,我只能说这么多了,剩下的你自己去想吧。为了表示我们的歉意,我们回去一定研究给你一个模范纳税企业的称号。”

欧阳倩脑筋转得飞快,从李局长的暗示中,她立即明白是有人故意向税务局举报。丁晓蕾!欧阳倩差点失声叫出来,她几乎是下意识地说:“自己还不干净,还到处举报别人哩。”

李局长没听清楚她的话,走到门边,又回过头来问:“欧阳,你说啥?”

“我……我没说啥。”欧阳欲言又止,李局长疑惑地走了。

不几天,李局长果真兑现了诺言,在全区纳税企业评比中,果真给多伦公司评了一个“诚信纳税企业”。税务局在《清江日报》设了一个专栏,准备把多伦公司的事迹给报道出去,欧阳倩却一口回绝了:“按章纳税是经营企业的本分,这本是我们的义务做的,报道出去一点也没意思,就像清洁工人扫大街一样,他们是做的份内事,我看也不值得报。”

多伦公司虽然未曾登报,但绿岛公司却登报了,而且是作的反面典型予以曝光的。经查,绿岛公司采取期诈手段,瞒天过海,多套取出口退税累计达30多万元。要不是丁晓蕾及时补税及缴纳了20万的罚金,她还要被移交法办。

这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啊。绿岛公司被曝光,欧阳倩一点也不奇怪,她在绿岛公司时就发现了问题,但丁晓蕾仗着有关系户顶着,但这次恰巧碰到了税务大检查,而且清江市的税收任务有较大的缺口,市委书记都专门开会打了打呼,为了清江市的发展,税款都要应收尽收,坚决杜绝人情税、关系税,那些关系户也只能三缄其口了,想帮也爱莫能助了。唉,丁晓蕾的这笔帐看来又要算到了我的头上了,欧阳倩喜忧参半。

一个月后,清江市最大的德胜集团要对员工做一套制服,德胜集团有三千多员工,就是三千多套服饰啊,这可是一笔不小的业务。为阳光操作,德胜集团举办了一次商务招标会。欧阳倩与丁晓蕾碰巧又坐到了竞标席上,两人竞相举牌,互不相让。在休息时,丁晓蕾找到欧阳倩,对她说:“只要你退标,我给你20万。”

欧阳倩一口回绝了,丁晓蕾恨恨而去。但奇怪的是,进入第三轮时,欧阳倩突然不举牌了,最终绿岛公司中了标。丁晓蕾觉得奇怪,欧阳倩不是主动相让的主儿呀,这是咋回事呢?

26

竞标会结束后,欧阳倩先起身,走出去,丁晓蕾一路小跑追来,在身后叫住她:“欧阳,你等一等,我有事对你说。”

欧阳停住了脚步,但没有转身,她正从坤包里往外掏出一只漂亮时尚的太阳镜,呵了一口气,然后用手纸轻轻擦拭。

“欧阳,你不是说不放弃竞标的吗?怎么又不竞了?”

“如果再这样恶性竞争下去,你我只能自相残杀,谁都讨不了好。”欧阳倩说得很简洁,但如重锤般,每一个字都锤进了丁晓蕾的心里。看着欧阳倩远去的身影,丁晓蕾陷入了沉思……

年底,美国RM公司又给了多伦公司一笔订单,签完合同后,瑞恩对欧阳倩说:“这笔订单只能提前,绝不能拖延。”

“放心吧,我们做了十几笔订单,没哪一个订单出问题的,我保证按时保质交货。”欧阳倩没把瑞恩的话往心里去。

订单接下来,多伦公司照例组织员加班加班,外贸企业都是这样,没有订单时,大家可以放假回家,而订单一到,则必须二十四时扑上去,歇人不歇机。就在大家按部就班加班时,车间里发生了一起意外,一个叫吴春芳的河南打工妹在整烫台上晕倒了。欧阳倩急忙把她送往清江人民医院,诊断结果出来后,吴春芳却罹患了白血病。这个打击对于吴春芳来说无疑是致命的打击,她要求医院无论如何要想办法抢救。这类病必须进行骨髓移植手术,由于暂时没有相配对的骨髓,只能暂时采取保守治疗。主治医生问欧阳:“骨髓手术及后续治疗的费用要四五十万呢,你们有……这个经济基础吧?”

“放心吧,钱的事我来筹,我是多伦公司的董事长欧阳倩,你们只管治,钱都由我们多伦公司出。”

“你就是那个白手起家的欧阳倩啊,我早就听说过你的事迹了,太不简单了,好吧,我们一定尽全力救治。”有了主治医生的承诺,欧阳倩也放心多了。欧阳倩还打听到,骨髓移植手术上海瑞金医院有更好的医疗技术和条件,她征得主治医生的同意,将吴春芳转到了上海治疗。

欧阳倩怕吴春芳的家人承受不住打击,只告诉他的家人吴春芳是普通的血液病,调理一段时间就会好,但那些亲戚却抓住这一点,硬说是欧阳倩不顾工人的死活,违反劳动法规定,才导致吴春芳累病了,非要欧阳倩给个说法不可。欧阳倩有口难辩,又不敢公开病情,否则会吓瘫吴春芳一家人的,只得和风细雨地劝说,但他们并不买帐,仍时不时找到公司来闹上一阵。

吴春芳的事情还没处理结束,公司的生产原料又告急了,这几年下海的积累,欧阳倩全部投入到厂房和生产设备的投资上,流动资金并不多。而且这次RM公司签合同时,瑞恩一再声明公司严格了信用证的管理,不可能再给欧阳倩开信用证了,没办法,欧阳倩只得自己去想办法了。

欧阳倩还是找到赵晓刚想办法,赵晓刚说:“我手头正好有一笔批好了的100万元贷款,但贷款客户临时放弃了,看在你我同学的面子上,我转贷给你,但如果那个贷款客户需要,你就要立即还上,否则我违规放贷的事东窗事发,我这饭碗保不住不说,还可有牢狱之灾噢。”

欧阳倩心里明白,赵晓刚能冒险放贷给她,绝不是凭同学的面子就能做到的,他还是在暗恋着她,多么痴情的男人啊,欧阳倩心头一热,回来的路上一直泪水涟涟……

有了流动资金,欧阳倩立即找来几辆大货车到千里之外的湖南提货,多伦公司一直购湖南的原料,湖南是鱼米之乡,棉布质量高,价格也比较便宜。货车发出去后的第三天,她接到货车司机打来的电话,原料已经装车,正准备上路往回赶。

但这时又一个意外来了——是年1月,一场罕见的冰冻灾害席卷南方城市,湖南犹甚,所有的高速公路全部封路,即使是国道、省道也寸步难行,货车被困住了!

欧阳倩接到告急电话时,心急如焚,瑞恩在不停地催货,厂里急待原料生产,可原料又被困住了,这可咋办呢?雪上加霜的是,赵晓刚焦急地给她打来电话,那个贷款客户也需要贷款应急了,让她抓紧时间把贷款还上。

欧阳倩应付这几个问题已经是焦头烂额,吴春芳的家人却又来了个“雪里送冰”,又跑到厂里来闹事, 非要欧阳倩尽快把吴春芳转到上海的大医院治病。一时间,各种矛盾如山压到了欧阳倩的柔肩上,她急火攻心,不知如何应对了……

27

就在欧阳倩焦头烂额之时,丁晓蕾主动要向多伦“输血”。欧阳倩心里很烦,她一方面担忧自己这次下海失败,等于是向刘伟、丁晓蕾举白旗投降;另一方面,她更担心丁晓蕾从中赢得“口碑”,等于向刘伟又挺进了一步。

但她又无法拒绝丁晓蕾,没有丁晓蕾的相助,她目前的困境确实难以为继。丁晓蕾似乎掌握着欧阳倩的心理活动,隔岸观火地说:“欧阳,你别想那么多了,如果没有我的相助,你只有破产倒闭,要么你远走他乡,要么等着起诉被告。我可不是活观音菩萨,不是白帮你的,我输入的资金要作为股份。”

欧阳倩后背冒出了冷汗,丁晓蕾说得轻描淡写,但她却听得触目惊心——入股,那么多资金输入进来必然要占有权重股,那么多伦公司就沦陷为丁晓蕾的企业了,她绝不能这样做!

欧阳倩一口回绝了丁晓蕾:“你想兼并我,还为时过早吧,车到山前必有路,别以为我的路走绝了。”

丁晓蕾叹了口气,缓缓地说道:“欧阳,我知道你想找刘伟帮你解难,我本来不想告诉你的,刘伟……破产了!他一直没有告诉你,是怕你受打击太大,他竞标的一块地皮,就是那个世纪花苑,房子盖了一半,却没办法再往下盖了,房价大幅下跌,而他所进的原材料都是高价时进的,现在资不抵债了,还有不少交了期房款的人四处找他打官讨房呢。”

“你说啥?”欧阳倩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她一直以为刘伟过得顺风顺水,没想到竟破产了!难怪这段时间没见到刘伟。

欧阳倩匆匆结束与丁晓蕾的通话,立马拨打刘伟的手机,他的手机却停机了!欧阳倩好不容易找到刘伟的一个昔日手下王斌。他迟疑着告诉欧阳倩:刘伟现正躲在清江郊区的一个破农房里,束手无策……

欧阳倩顾不得多想,问清地址后就驱车直奔那所农宅,一路上,她只考虑着刘伟能否承担这么重大的打击,而她自己厂里的事已显得不重要了!

走过曲折泥泞的乡间阡陌,来到一处破败的农宅,这座农宅四周是一片农田,那绿色的麦浪翻涌,农宅就像绿海里漂浮的一艘破船,显出荒凉的气氛。

柴门紧闭,农宅里没有一点声音,欧阳倩预感不妙,她铆足力气破门而入,冲进房中,看到墙角卧着一个人,一动不动,欧阳倩近前一看,是刘伟。他的身边放了一个装安眠药的空瓶子,很显然,刘伟将一瓶安眠全服下去了,目的就是自杀。欧阳倩手脚发抖,她伸出手探着他的鼻息,还好,尚有一丝鼻息,欧阳倩没作丝毫犹豫,她半背半扶着刘伟走出农宅,把他搭上汽车后,就直奔清江人民医院。

由于抢救及时,刘伟从鬼门关走了一圈后又醒过来了。他看到病床边一脸焦急的欧阳倩,泪珠从他瘦削苍白的脸直往下滚,挣扎着说:“欧阳,你不该……救我,我以前做过对不起你的事,这也是对我的报应啊!”说着,他以头撞墙。

欧阳倩眼明手快,拼命地拉扯住,一边流泪一边劝告:“刘伟,困难只是暂时的,挺一挺就过去了,你千万别想不开啊……”

经欧阳倩一番相劝,刘伟绝望的眼神中方才有了生机。医生进来挂水,欧阳倩安置好刘伟后,她走出了病房,来到走廊上给丁晓蕾打电话:“小蕾,我的企业现有净资产200多万,我知道你一直想要我的厂,现在我也不要你入股,一口价,200万。”

“噢,你不是不卖厂嘛,现在怎么转变啦?”丁晓蕾不紧不慢地问。

“实不相瞒,我现在急等钱用,100万我要还赵晓刚的贷款,还有100万,我给那个得白血病的女工送上50万治病,剩下的全给刘伟,让他暂解燃眉之急吧……”

电话那端沉吟了半晌,丁晓蕾显然在思考,欧阳倩的心嘭嘭乱跳,万一丁晓蕾不要厂呢?

半分钟后,丁晓蕾抬高声音说:“欧阳,我佩服你!这样吧,我兼并的想法另存,我借两百万给你度过难关吧,另外,我的库存里还有一些原料,你拿过去应应急,把RM公司的订单给做了吧。”

丁晓蕾的回答让欧阳倩有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。但她还没道谢,丁晓蕾又说:“欧阳,你我都是商人,在商言商,我不能白帮你,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

欧阳倩心里“咯噔”了一下,丁晓蕾又会提出怎样的条件呢?

28

丁晓蕾向欧阳倩提出了她的购厂条件——

RM公司原是绿岛公司的老客户,自从你杀进来后,订单价格降了不少,我想你退出与RM公司的长期合作,你反正现在订单也多,也不在乎这个客户吧。”丁晓蕾一口气说完,欧阳倩才松了一口气,原来就这事啊,她爽快地答应了。

丁晓蕾没有食言,200万很快汇到了多伦公司的帐户。当天,欧阳倩就划拨出其中的100万还了赵晓刚的贷款,吴春芳送到上海后,欧阳倩汇过去了50万。吴春芳的家人此刻已知道了吴春芳患的是白血病,他们为错怪欧阳倩而自责不已,不肯要这笔钱,欧阳倩说:“你们不要这笔钱,吴春芳就没命了,拿去吧,救命要紧!”

吴春芳的家人这才千恩万谢地收下了钱,让他们高兴的是,吴春芳相配对的骨髓也联系上了,手术指日可待。

欧阳倩回到厂里时,那些工人围了上来,一脸焦急的神情:“欧阳,听说你把厂卖了,有没有这回事?”欧阳倩急忙作了解释,工人们这才笑逐颜开:“只有欧阳在,啥样的坎我们都能闯过,走,干活去!”

雪灾很快被战胜了,被困湖南的原料也顺利进了厂,工人们不需要欧阳的发动,全部守在机台上加班加点,有一位职工连续工作了16个小时,欧阳倩强制她休息,她却死活不干,还说:“跟着你干,我们有盼头,就是干死累死我也毫无怨言。”

众人划桨开大船,货全部赶出来了,瑞恩验收了货后,用略带忧虑口气对欧阳倩说:“欧阳,美国的次贷危机你听说过了吧,也许……我们的合作会受到影响呢。”

这话激醒了欧阳倩,这段时间她只顾赶货,对美国的次贷危机虽然有所耳闻,但并没有真正关心,她回去上网一查,才发现次贷危机已经波及到全球市场。她急忙打电话给丁晓蕾:“晓蕾,RM公司的订单不能做了,否则有翻船的危险。”

丁晓蕾却一点也不急:“没那么严重,我们刚签了一份合同,原料都下厂了,等做完这单再说吧。”欧阳倩已从中嗅出了危机感,她忐忑不安,只能祈祷丁晓蕾别出事。

不想出事却真来事了。3月,丁晓蕾终于赶完了RM公司这笔价值100多万美元的订单,但交货时,瑞恩却不接受了,他爱莫能助地耸耸肩:“RM公司受金融危机,进入了破产清算行列,订单就要取消了,我只能帮你争取一点合同罚金吧。”

罚金只有区区10万美元,但货还押在绿岛公司啊,与上次一样,这批货并不适合内销。丁晓蕾嘴唇急出了水泡,却无计可施。

欧阳倩得知情况后,心急如焚。她通过多种渠道打探得知,RM公司并没有开始破产清算,而是进行破产前的财务核查阶段,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掏出这笔订单的钱,RM公司还是有能力的。

丁晓蕾一阙不振,欧阳倩就主动请缨,替丁晓蕾讨说法,瑞恩惊讶地问:“欧阳,你跟绿岛公司是死对头啊,她的事你为什么要插手呢。”

欧阳倩抬高声音说:“瑞恩先生,你虽然在中国多年,但你并没有真正了解中国文化,你听说过兄弟倪于墙而联于外吗?”

瑞恩耸耸肩,意思是他没有听懂。欧阳倩耐心解释道:“我们中国企业虽然在竞争时百舸争流,各显其能,但对外时,我们要展现中国企业形象,我们这些小船就会联成一艘航空母舰,这你明白了吧。”

瑞恩听明白了,欧阳倩与瑞恩打交道多年,知道他是个心性耿直的人,也没有步步紧逼,她缓和了音量,恳切地对瑞恩说:“我已经了解到RM公司有能力履约,如果你们坚持不履约,那我们就告到法庭,打一场洋官司,如果官司一打,你们连破产的资格可能都没有了吧。”

与瑞恩谈判之前,欧阳倩认真熟读了相关的《国际贸易法》和美国的一些经济法律法规,成竹于胸,这回都派上了用场。欧阳倩的话柔中带刚,不得不引起瑞恩的重视,他当着欧阳倩的面,打了跨洋电话。

对于瑞恩的履约请求,总部好像没答应,瑞恩急了,他高声叫了起来:“我们遇到的是两个厉害的中国人,虽然她们都是女人,但一点也逊于我们的铁娘子国务卿希拉里,如果把她们惹急了,一切后果你们就等着承担吧。”

29

欧阳倩朝瑞恩感激地一笑,经过他的努力,RM公司答应履约了。欧阳倩如释重负。她匆匆回到清江,把这一好消息带给了丁晓蕾。丁晓蕾泪花翻涌,不知说什么好。欧阳倩轻轻吟出:度尽劫波姐妹在啊!

刘伟出院了,他没要欧阳倩给他的钱,因为这些钱来说对他也不管用。当然,这只是他的推托之辞,欧阳倩能自己度过困境,他身为男人,岂能落后?!

但他的韧劲绝对赶不上欧阳倩,他挣扎着回到办公室,那些买期房的市民把他围得水泄不通。有人看守在他的办公室里,有人干脆把通往办公室的大门锁定了。这些人看过报纸,由于受金融寒流的冲击,有的房地产商顶不住了,上吊的上吊,卷款逃跑的逃跑。因此,他们加强防备。

刘伟这些年在商海打拼一直顺风顺水,哪见过这等阵势,他懵了,不知如何应付,打电话报警,来了几个警察,与市民对话了一阵,但市民们只是文斗并没有武斗,警察也同情市民们的遭遇,毕竟是血汗钱啊,拿出来买房子,可是却打了水漂,谁能受得了?!

刘伟被市民看守了两天两夜,饭也吃不上,只允许他喝点水。刘伟熬不住了,他干脆连水也不喝了,想绝食自杀。

第三天,门“咣当”一声开了,欧阳倩来了。有些市民认得欧阳倩,也知道她与刘伟的关系,自觉地给她让出了一条路。欧阳倩扫了一眼刘伟,他的头发都白了一大半了,看来是被折磨得不轻啊,她心里直滴血,表面上却没动声色。

她定了定神,把大伙召集到一处,宣布了三件事:第一,世纪花苑的工程继续建下去;第二,伟业公司将卖掉办公楼、小汽车,所有的钱全部投入到工程中去;第三,多伦公司、绿岛公司将向伟业公司注资200万,作为股金,以助伟业公司度过难关。

这三条措施一宣布,大家七嘴八舌议论开了,有的说:“口说无凭,我们放了他,万一他跑了咋办?”有的说:“伟业公司的窟隆太大了,这个工程就赚不上钱,鬼才相信你们注资呢。”

欧阳倩待大家议论的声音逐渐小了,她才又清了清喉咙继续说道:“刚才大伙的话我都听到了,我欧阳倩说话是算话的,绝不食言,世纪花苑的地块很好,虽说暂时遇到了困难,但整个经济的基本面并没有受到冲击,国家一定会加大房地产救市力度的,再说,我们也是花钱买信誉。”

对于欧阳倩的解释,众市民一个个支楞起耳朵,专注地听着。等欧阳倩说完,他们又将目光投向了刘伟,刘伟还有些迟疑,欧阳倩索性把他从椅子里拉了出来,悄悄说:“这时候,安定人心最重要。”

刘伟的目光与欧阳倩的目光对接到一处,他从她的眼神中读到了自信与坚强,于是他挺直腰杆说:“欧阳董事长说得没错,我也宣布,从今天开始,我不再担任伟业公司的董事长,我们董事长马上召集会议,请欧阳担任董事长。”

这倒是欧阳倩想不到的,按照《公司法》规定,只有控股者才能做董事长,她提醒道:“刘伟,你可别乱承诺啊。”刘伟笑了笑:“我那些股份全部转到你的名下,再加上你们注资的,总体控股额能占到70%了,从你创办多伦公司的那一天起,我就看到,你的经商能力远远在我之上,不,不是能力,而是你的创业精神与毅力远远在我之上呢……”

世纪花苑复工了,伟业公司也召开了董事会,欧阳倩担任新的董事长,刘伟被聘任为总经理,丁晓蕾为独立董事。工程复工加上伟业公司内部改组,让市民们看到了希望,他们纷纷来世纪花苑看房选房。按照规定,房子必须到封顶时才能销售,欧阳倩在保证工程质量的基础上,提高工程进度,使盘内的工程迅速封顶,预售款收到了几千万,伟业公司也复活了!

在热火朝天的工地上,刘伟与欧阳倩戴着黄色的安全帽四处查看工程进度。刘伟感慨地说:“经历了这场变故,我对人生又有了新的看法。”

欧阳倩停下了脚步,目光炯炯地看着他,期待他说下去,刘伟索性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,点燃了一支烟,陷入了沉思……

30

等一支烟快抽完时,刘伟才悠悠地说道:“我这段时间认真地研读了老子的《道德经》,第三十六章里说:将欲歙之,必固张之;将欲弱之,必固强之;将欲废之,必固兴之;将欲夺之,必固与之。是谓微明。柔弱胜刚强。鱼不可脱于渊,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。如果我早看到这些话,我就这不可能从巅峰上坠落下来啊。”

欧阳倩也唏嘘不已,她接过话头说道:“西方也有一个民谚,上帝欲使其灭亡,必先使其疯狂,与老子的言论有异曲同工之妙啊。不过,你现在东山再起了,并且明白了这个道理,我相信,今后的征程即使再坎坷,我们都能跨越过去的。”说着,她伸出手将刘伟拉了起来,两只手紧紧地攥着,温暖从他们心底涌起,通过攥着手,通向对方的心底,竟产生了奇妙的感应……

那年,举世震惊的汶川大地震发生。欧阳倩作出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,停止订单生产,全部赶制灾区的帐篷。在送帐篷前往灾区,她巧遇到灾区捐款捐衣的丁晓蕾。她们捐赠完帐篷赶回清江时,搭乘的是同一架从成都双流机场飞往清江的飞机。

飞机上,丁晓蕾突然问了欧阳倩一个问题:“你听说过斯德哥尔摩症候吗?”欧阳倩摇摇头,她从来没听说过。

丁晓蕾得意地笑着:“也有你这个大才女所不知道的。斯德哥尔摩症候是心理学中的一个特用语。1973823日,瑞典斯德哥尔摩的一家银行突然闯进两个全副武装的绑匪,挟制了31女为人质,在与警方的对峙中,那个女职员竟然爱上了其中的一个绑匪,不光帮他脱逃,还跟他结婚成家。”

欧阳倩突然明白,她与丁晓蕾之间有着激烈的商战、情战,但两人的姐妹情深却又始终冲涮不尽。丁晓蕾的暗指她们之间就患上了共同的“斯德哥尔摩症候”。但她又感到丁晓蕾的比喻不太恰当,她反驳说:“心理学书我也偶尔看过的,按照我的分析,形成斯德哥尔摩症候的原因是多方面的,当人在遭受巨大的生命威胁时,强烈的求生欲望会将恐惧转化为对允许自己活下来的人的感激,继而形成崇拜,产生依赖感。”

“哇,你太有才了!”丁晓蕾由衷地感叹,“那你觉得我们之间是怎样的关系呢?会不会像《亮剑》里楚云飞与李云龙的关系呢?”

“他们都是大老爷们,可咱们是姐们,我们的关系呀就是永远携手,不离不弃!”

对于欧阳倩的回答,她认真地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,算是沉默认可。

10月,一条重大新闻在清江市传开——多伦公司与绿岛公司合并,组成多伦.绿岛股份有限公司,欧阳倩任公司董事长,丁晓蕾任副董事长兼总经理,刘伟的金地公司也并入多伦.绿岛股份有限公司,他任副董事长兼任金地房地产开发公司的总经理。

紧接着,新公司的新闻不断传出。先是公司在《清江日报》发出倡议,他们自身承诺,无论金融寒流影响多大,多伦.绿岛股份有限公司绝不裁员,绝不拖欠工资。一石激起千层浪,清江市的众多企业纷纷响应。

在安定职工队伍的基础上,公司又果断调整产业结构,在外贸订单严重萎缩的劣境中,公司顺应“扩内需、保增长”的号召,积极扩大内需,形成以内需与外贸两条腿走路的战略,并策划了“送衣下乡”活动,让利于广大城乡消费者,公司订单常年不断,生产形势红红火火。

隔年2月,欧阳倩以高票当选清江市女企业家协会会长,在“施政演说”中,她激情满怀地说道:“妇女能顶半边天,在经济‘危机’中,我们要化‘危’为‘机’,携手共进,用我们这半边天的力量共同撑起清江经济健康发展的四梁八柱……”,她的演讲引来掌声如雷。

214日,西方情人节。欧阳倩受到了一份特殊的礼物——一枚钻戒,那是她离婚时退还给刘伟,如今刘伟又满心诚意地献给了她。欧阳倩故意板着脸问:“刘伟,你可想好了,我不能生孩子。”

“不,我们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。”刘伟故作神秘地说。

欧阳倩有些诧异。刘伟随后就揭开谜底:“我们的孩子就是多伦.绿岛股份有限公司。”

欧阳倩会意地笑了,在情人节浪漫而甜蜜的氛围中,她幸福地依偎进刘伟温暖的胸怀……

 
上传时间:2015-08-18 14:24:20   【浏览:】 【评论:】  【关闭

网友评论列表: 发表评论

评论者: *
内 容: *
验证码:   *
徐向林文稿网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