强奸案私了引狼入室,赔了女儿走了儿媳血泪斑斑
作者:徐向林

宽容是一种美好的人性,可如果升格成纵容,尤其是对罪恶的纵容,那往往就是一场悲剧的开始!

——本文题记

强奸案私了引狼入室,

赔了女儿走了儿媳血泪斑斑

    向林 武权

2005年6月28日上午,江苏省盐城市亭湖区人民法院门前,一位50多岁的老汉手捧一份驳回自诉人起诉的刑事裁定书,老泪纵横,悔恨连连地以手击额:“我是老糊涂啊,如果不是当初纵容了他,也不会造成今天的家破人散啊,是我害了女儿和儿子啊……”

老汉名叫柏发义,是盐城市亭湖区步凤镇人,他所说起的悲剧缘起于一起强奸私了案:他患有痴呆症的女儿被一个邻居小伙子强奸后,他不仅没有报案,反而将强奸犯招为女婿,结果引狼入室,“亲”女婿对痴呆妻子自然心怀不满,于是他千方百计地勾引妻嫂私奔,柏发义是赔了女儿又走了儿媳,好端端的一个家庭顿时家破人散……

近日本刊特约记者经过多方追根溯源地采访,原原本本地探问了引发这出悲剧的台前幕后……

一群老乡当“说客”,

强奸犯摇身一变成为亲女婿

时光倒回到1996年。

1996年7月的一天,盐城市亭湖区步风镇王姚村村民柏发义突然发觉时年才17岁的女儿柏还凤有些不正常,肚子隆得很高,还经常干呕,做活儿也显得精神不振的样子。“还凤会不会病了?”柏发义让老伴卞秀英给女儿检查了一番,卞秀英没看出明堂,她怀疑是肿瘤,柏发义说:“那就赶快送医院去看吧。”

柏发义和卞秀英生有一儿一女,儿子柏凤存比女儿大6岁,已娶了邻村年龄相仿的刘秀芳为妻。女儿柏还凤3岁时不幸罹患了败血症,在医治时因用激素药过多,造成了大脑损伤,形成痴呆症,只能在生活上能基本自理及做些简单的家务。柏发义夫妇总感觉到欠女儿太多,因而对这个痴呆女儿不光不嫌弃,反而视若手心里的宝贝。

女儿到镇医院的检查结果让柏发义夫妇大吃一惊,医生告诉他们:“柏还凤不是生病了,而是怀孕了。”这怎么可能?柏发义夫妇呆若木鸡,醒悟过来后,他们捶足顿胸:“是哪个畜牲欺负了女儿呀?我们一定不能轻饶他!”

回到家后,柏发义经过排查,将怀疑的目光转向了邻居杨桂林身上,这杨桂林时年26岁,人长得很帅气,脾气暴燥,他自幼就失去了父母,由于缺少家庭管教,整日东游西荡,家里很穷,因而一直没能谈上对象。面对柏发义怒气冲冲的指责,杨桂林无所谓地说:“是我干的,你女儿也没反对啊。”

柏发义气得眼睛通红,他指着杨桂林说:“你这个畜牲,她患有痴呆症,怎么知道反抗,法律上有规定,凡引诱精神病人、痴呆症患者的,就算强奸犯。”

杨桂林这才慌了,他吓得一下子跪在柏发义面前,哭求道:“柏大伯,你原谅我吧,我也是一时糊涂啊……”

柏发义不理他,生气地转身而去,边走边说:“我要去告你,你等着坐牢吧。”

柏发义离开杨桂林家,刚到自己的家中,家中却早已挤满了左邻右舍的一帮父老乡亲,他们是闻讯赶来劝导柏发义的。邻居陈桂星说:“老柏啊,事情已经发生了,你就是把杨桂林告去坐牢,三两年就出来了,他出来肯定会加倍报复你们的,我们不想看到惨剧发生啊……”陈桂星的话引起了大伙的共鸣,有的说:“老柏,这事我看就算了,咱们村是文明村,出了强奸案,传出去多不好呀。”有的说:“老柏,如果一告,闹得满城风雨,你们柏家的面子也更加丢尽了……”

大伙你一言我一语,说得柏发义六神无主了。这时他哥哥柏发祥也劝道:“发义,我们不报警,但也不能原谅了杨桂林这小子,干脆让他娶了还凤,这样一举两得呢。”柏发祥的话让在坐的父老乡亲有的点头赞同,有的摇头否决……

这一夜,柏发义和卞秀英几乎没有睡着,一想到年纪轻轻的女儿遭到了蹂躏,他们就心如刀绞,眼泪直流,卞秀英一边擦眼泪一边对柏发义说:“发义,乡亲们的话也有一些道理,特别是大哥发祥的话,我们也值得考虑考虑,还凤已经被桂林毁了,我们就把她嫁给杨桂林……”

柏发义一边流泪一边摇头道:“还凤毕竟有病啊,杨桂林他能答应?咱们还是告吧,在这种大是大非面前,咱们得保持清醒的头脑,还是要按法律规定办事才行。”

然而第二天,杨桂林两个叔父的登门再次让柏发义早已拿定的主意动摇了。杨广如和杨广全分别是杨桂林的二叔和六叔,由于辈份大,有些学问,在村里显得德高望重,他们得知杨桂林强奸柏还凤的事后,都大吃一惊,同时也明白报警的后果,两位老人虽说平时不太关心杨桂林,但一旦杨桂林去坐牢,则直接影响着杨家的名声,于是经过紧急协商,他们决定索性让杨桂林娶了柏还凤,将丑事化成“喜事”,他们连晚去找杨桂林,然而杨桂林虽然当时因一时冲动强奸了柏还凤,但要他真娶这个傻子为妻他一百个不愿意,杨广如火了,他对杨桂林高声喝道:“你不想娶她,那只有去坐牢,到时名声坏了,谁愿意来嫁你?”

杨广如的一声断喝让杨桂林醒悟过来,无奈之下他只得答应了娶柏还凤为妻。第二天一早,杨广如与杨广全就来到柏家“求亲”,刚开始,柏发义不答应,还是想要去报案。杨广如眼珠一转,又请来了村治调主任、村农经站长以及柏发义所在组的组长等村干部,请求他们来当“说客”,本来,这些村干部们是知道杨桂林犯下了刑事罪,不可包庇,但一想到所在村是镇里的文明村,而且杨桂林也愿意娶柏还凤为妻,为了村里的名声,他们转而帮助杨桂林求情,杨桂林自己也跑到柏发义家痛哭流涕,请求谅解与“求婚”……

乡亲们的恳求让柏发义左右为难,柏还凤自己又无法拿主张,经过几天的痛思,柏发义最终终于下定了决心,取消了报案的念头,将柏还凤许配给杨桂林,为了保证女儿今后的幸福,他让杨桂林写下了保证书,保证书上写明娶柏还凤是自愿的,且以后对柏还凤不变心,尊敬柏还凤的父母,保证书写好后,有关村干部作为下人签了字。

一起强奸案就这样偃旗息鼓,小村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。

引狼入室勾引妻嫂,

巧取豪夺掀起家庭无边风浪

杨桂林签下保证书后的一个月内,经过一番的精心准备,他和柏还凤举行了传统的婚礼,因柏还凤未到法定的结婚年龄,两人于1998年9月才领取了镇民政部门颁发的结婚证书。

婚后不久,柏还凤在计生部门的督促下,到医院进行了人流手术,领取了结婚证后,柏还凤才二度怀孕,于1999年4月生下了儿子杨军,儿子聪明可爱,一点也没有遗传母亲的痴呆症状。

杨桂林和柏还凤结婚后的一段时间,他收敛了许多恶习,对二位老人也十分尊重,干活也特别卖力,但时过不久,他就开始讨厌起柏还凤的痴呆,经常无端地对柏还凤打骂,柏还凤哪是杨桂林的对手,每次被打骂,她只会掩着鼻子哭泣。柏发义看到女儿渐渐憔悴,知道杨桂林不好好地待她,就生气地指责杨桂林,杨桂林却脸色一寒,冷冷地说道:“要不是我来娶了这个傻姑娘,谁会要她啊?!”柏发义气得一时无言以对,最后只得恨恨地对杨桂林说:“当初我们也没有逼你娶,是你强奸了她,你自己要娶的,还写了保证书,怎么现在就反悔了?”杨桂林丝毫不相让,针锋相对地说:“说我强奸,那你去告啊!”把柏发义噎得再无话可讲。

柏还凤的嫂子刘秀芳颇有几分姿色,丈夫柏凤存为人老实,家中大大小小的事都是由刘秀芳作主,杨桂林娶了柏还凤后,与刘秀芳接触的机会自然也就多了起来,渐渐地,他对刘秀芳产生了好感,有意无意地对刘秀芳说些不三不四的话。

杨桂林的意图,刘秀芳自然明了于心,丈夫虽然忠厚木讷,但对她非常好,使她不忍心背判丈夫,同时,她也不敢跨破道德的伦理的底线,于是她对杨桂林一直是不冷不热,保持着一定的距离,这让杨桂林心里痒痒的,更激起了他要征服刘秀芳的欲望。

一次,柏发义夫妇及柏凤存都下田劳动去了,刘秀芳留在家里做饭,杨桂林一见机会来了,他大着胆子来到刘秀芳身边挑逗刘秀芳道:“嫂子,你长得真漂亮,嫁给柏凤存,那不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吗?”刘秀芳没有理杨桂林,杨桂林胆子更大了起来,他突然一把从背后抱住了刘秀芳,嘴里语无伦次地说:“秀芳,我想你……”

刘秀芳拼命挣扎,但杨桂林力气大,她一直没有挣脱,她转而哀求杨桂林说:“杨桂林,你是我们家的姑爷,你不能这样放肆……”色欲攻心的杨桂林哪里肯听,越抱越紧,正在这时,柏凤存提前回家,看到了杨桂林的丑态,怒从心起,拿起一个家伙就要打杨桂林,杨桂林躲得开,很快就跑远了……

经过这次事件后,柏家开始与杨桂林防范起来,不让刘秀芳单独在家,有时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时,也特意让刘秀芳远离杨桂林坐着。杨桂林见一时得不到刘秀芳,就要起赖来,他活儿也不好好干了,家中无米断炊时,他就跑到柏发义家中大吃大喝,刚开始,柏发义还能忍让,时间一久,他就忍不住对杨桂林说:“桂林,你也是有手有脚的人,自己不劳动,光跑到我家里来吃也不是办法啊。”杨桂林却厚颜一笑道:“岳父大人,我可是你的亲女婿啊,俗话说亲女婿抵得上半个儿子,我不吃你的还吃谁的去……”柏发义气得手直抖,但对杨桂林却丝毫无办法。

杨桂林不光在柏发义家中赖家赖喝,手头无钱时,他就找借口向柏发义借,如果柏发义不借,他就将气出在柏还凤身上,为了让女儿少受罪,柏发义只得一次又一次地满足了杨桂林。一次,杨桂林得知柏发义卖了几头猪得了一笔钱,他心里一盘算,想出了一条妙计,第二天他就神色紧张地跑到柏发义家慌慌地说:“还凤得病了,我现在得赶快把她送到医院里看病,可就是手头没钱,你能不能借一些?”

柏发义怕再上杨桂林的当,就赶到杨家去看了看自己的女儿,果然见到女儿脸色腊黄,还不时地拉肚子,他哪里知道杨桂林故意给她吃了馊饭,人为地让她拉肚子,柏发义心里一急,把刚拿到手的一千元钱交给了杨桂林,并嘱咐杨桂林要立即送往医院,千万不能担搁,但杨桂林得到钱后,根本没送柏还凤到医院,几天后,当柏发义得知自己上当受骗后,气得老泪纵横,心里开始懊悔,当初真不该把女儿嫁给杨桂林……

杨桂林对刘秀芳贼心也一直未死,只要逮住机会,他就不停地骚扰刘秀芳,弄得刘秀芳防不胜防,身心俱疲。2001年5月的一天,杨桂林得知柏凤存外出打短工,暂时不能回家,杨桂林觉得机会来了,这天夜里半夜时分,他悄悄地摸到刘秀芳的房前敲门,睡意朦胧的刘秀芳还以为是丈夫回家,赶紧起身开了门,杨桂林一闪身进屋后,立即拉灭了电灯,让刘秀芳看不清自己,待刘秀芳上床后,他如狼似虎地扑向了刘秀芳……

当刘秀芳发现自己被杨桂林奸污后,她前哭失声,杨桂林低声威胁道:“你别传出去,传出去你的名声就会扫地,我反正无所谓,早在几年前我就该坐牢了,现在再去坐也值得了……”

在杨桂林软硬兼施的威胁下,刘秀芳只得将眼泪吞进了肚子……

女婿儿媳私奔了,

留下一个残破的家何能在风中挺立

对刘秀芳得手后,杨桂林开始的几天有些提心吊胆,但当他看到刘秀芳事后并没有对他采取行动,也没有将此事告诉家人,他的胆子就大了起来,以后只要见到柏凤存不在家,他就死皮赖脸地对刘秀芳动手动脚,当刘秀芳厌恶地推开他时,他就黑下脸威胁道:“你不肯和我好,我就告诉村里的人,就说是你勾引了我,让你名誉扫地……”在杨桂林的威胁下,刘秀芳不得不一次次地满足了杨桂林。

纸包不住风,杨桂林与刘秀芳之间的事先是引起了柏发义的觉察,但苦于没有证据,他一时也不好多说什么。为了捉奸在床,有一次,他看到儿子又一次外出后,他悄悄地摸到儿子家中,推开房门,果然见到了刘秀芳与杨桂林赤裸裸地躺在床上,他气不打一处来,操起一个扫把就要打杨桂林,杨桂林见事情败露,他吓出了一身冷汗,连忙跪在床头对柏发义哀求道:“饶了我吧,我下次再也不敢了。”柏发义打了杨桂林几下,见杨桂林没有还手,他也失去了再打下去的兴致,恨恨地扔下扫把,老泪纵横而下,嘴里喃喃地道:“我这是作了什么孽啊?老天这样惩罚我……”

事后,柏发义将这一情况告诉了儿子柏凤存,柏凤存以为是自己的妻子和杨桂林勾搭成奸,他一怒之下,根本不听刘秀芳的任何解释,痛殴了刘秀芳一顿,刘秀芳被打后,心情十分低落,杨桂林乘虚而入道:“秀芳,你现在就是有一千张嘴也说不清了,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咱俩好起来,将来我甩了柏还凤,你甩掉柏凤存,咱俩远走高飞……”

刘秀芳见丈夫不再信任自己,心里也窝着一团火,想想杨桂林的话也有道理,她就点头答应了杨桂林。

2004年春节刚过,杨桂林找到刘秀芳说:“现在春节刚过,咱们借口外出打工,一起私奔吧。”

刘秀芳也觉得这个时机不错,她暗地里收拾好行李,2月24日,她与杨桂林一起悄悄地离开了村子,踏去了远去的路途。

杨桂林与刘秀芳一齐不见了,柏家人刚开始还没有往一处想,以为刘秀芳回了娘家,杨桂林外出打工去了,但等了几天后,刘秀芳却一直没有回家,柏凤存到刘秀芳娘家去接时,刘秀芳娘家人告诉柏凤存:“秀芳一直没来啊。”柏凤存这才感到大事不妙,回到家中,柏发义一分析,感觉到她和杨桂林私奔的嫌疑最大,于是他们全家发动,终于在抽屉里找到了一份刘秀芳写下来的信:“凤存:原谅我的不辞而别吧,我不能再呆在柏家了,我与杨桂林现在已经欲罢不能,我们只能选择了离开……希望你以后再找一个好女人……”

看完这封信,柏家人全部呆住了,他们发了疯地四处寻找,然而找遍了亲戚朋友家中,仍然得不到他们的一点线索,他们就如从人间蒸发了一样,沓无音讯……

杨桂林与刘秀芳“蒸发”后,柏家顿时家破人散,柏凤存与柏还凤哭泣不止,柏凤存精神萎靡不振;柏还凤伤心之余,病情越发沉重,一次,她在河边洗碗时出神地掉进河里,幸亏柏发义发现及时,才避免了女儿溺死的惨剧;柏发义的孙子杨军也经常在夜里突然惊醒,嘴里喊着:“爸爸,我要爸爸……”每当这时,柏凤存就强忍泪水,劝止着孙子。

2005年4月,柏发义请求法律援助,盐城法鼎律师事务所的王星火律师对他们提供了法律援助,但经过全盘的调查,杨桂林已与柏还凤结婚,再告9年前的强直案已毫无意义,只能以遗弃罪告杨桂林,让其赔偿损失,但起诉到盐城市亭湖区人民法院后,6月28日,亭湖区人民法院以杨桂林下落不明为由驳回了柏还凤的自诉请求……

9月2日上午,本刊特约记者到柏发义家中采访时,见到柏家人个个愁云满面,柏发义一边向记者讲述不幸的遭遇,一边抹着眼泪长叹道:“要是当初早把杨桂林告了,也不至于造成今天的家破人散啊……”记者见到的柏还凤躲躲闪闪,很怕见到生人,她母亲卞秀英告诉记者:“还凤过去虽然痴呆,但生活尚能自理,还能做一些简单的农活,自从杨桂林离开后,她就什么也不会干了……”丢了妻子的柏凤存似乎坚强一些,但他也担忧地说:“父母亲现在都近60岁的人了,妹妹也需要人来照料,杨军还小,刘秀芳这一走,离婚手续也办不成,再说家里为找杨桂林他们,家里已折腾得一穷二白,我真不知道以后的日子怎么过下去……”

愁云惨雾笼罩着这个不幸的家庭,村里人个人都摇头叹息,他们也深刻地反思:“当初真不该凑和他们,这个和事佬做得不值得啊,让好好的一个家庭赔了女儿走了儿媳……”乡亲们为了弥补自己的“罪过”,纷纷赶到柏家安慰着他们,左邻右舍一有好吃的常端送到他们家中,村里还专门为他们申请了低保,每年贴补他们600元钱……

王星火律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分析道:“不管当事人出于什么样的目的,一切都应当以法律为准绳,脱离了这根底线,只能造成一个悲剧的结局……”

记者附言:杨桂林、刘秀芳的私奔让一个原本和美的家庭搅得支离破碎,我们真诚地希望刘桂林、刘秀芳看到本刊报道后,能及时地回家,哪怕不能再和各自的爱人再续前缘,但只要他们能勇敢地承担责任,以一种积极的态度处理家庭纠葛,这样不光能挽救柏家,而且也让自己不在躲在阴暗的角落见不得阳光……

合计6120字
 
上传时间:2015-07-03 14:09:08   【浏览:】 【评论:】  【关闭

网友评论列表: 发表评论

评论者: *
内 容: *
验证码:   *
徐向林文稿网 版权所有 红榜网 技术支持